金口交流站

网站首页 家乡, 边界线, 食材, 自然, 杂志, 城市, 关系, 城乡, 生命, 生产者, 食材, 生产者, 杂志, 日本, 家乡

城市关注个体,开放包容;农村重视共同体,互助互惠。城乡的边界线如何打破?

一本名为《东北食通信》的杂志提供了一种答案,以食材连接起人、地域和自然,回归人与人、社群与社群之间淳朴本真的关系。

作为日本首部附食材杂志,《东北食通信》让隐藏在食物背后、越来越难以被看见的生产者与城市消费者彼此产生连结。通过熟悉的饮食,让现今消费社会中业已消失的温情再度复苏,孕育“种的人”与“吃的人”之间的新关系。

《东北食通信》杂志封面

《东北食通信》到底是怎样一本咋知?

高桥博之

《东北食通信》内页

首先,大家交口称赞的是随杂志附送的食材非常美味。同样是牡蛎和冬季时令蔬菜,大多数人都认为我们的食材比在超市购买的口感好很多。另外还有读者反映,有些食材他们本来之前一直不太喜欢,基本不会主动购买,但在收到我们附送的东西后发现居然很好吃,可以说是意外的收获。

为什么大家会有这样的反馈呢?可能因为食材都是产地直送,也可能是因为它们经过了生产者精心细致的培育。但我觉得真正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些读者通过我们的杂志知道了隐藏在这些食材背后的故事,不仅用舌尖,还用脑用心在认真品味。

《东北食通信》内页

我自己也有相同的体会。当知道了生产者在培育这种食材时的所思所想,他们所经历的挫折和不易以及耗费的心血之后,会产生理解和感谢的情绪,在这种情绪的包裹下,仿佛产生了化学反应一般,东西变得异常美味。

共感和参与:一本杂志唤醒的全新生活方式

致沦为“家乡难民”的城市人

“家乡”是什么?对于我们来说,“家乡”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相信对于这个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我的回答是“大海和土地”。我们人类来自大海,从大海和土地吸取养分以维持自己的生命;死后又化成骨灰回归大海和土地。可以说,大海和土地就是我们生命的家乡。我经常开玩笑,把那些远离大海和土地的人叫做“家乡难民”。

然而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自己何尝又不是难民呢。在日常生活中已经远离大海和土地的消费者,大家都是没有家乡的难民。不仅仅是生活在城市的人们,那些生活在农村却远离生产现场的人也一样是“家乡难民”。虽然住在农村,但每天开车上下班,24小时不离手机电脑,其实跟城市的生活并没有不同。不过是住在农村里的城市罢了。

《消失的城乡边界线:日本〈食通信〉的奇迹》

远离生命的家乡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问题呢?

我想应该是自觉不到自己作为生命体而存在这个事实。所以沦为“家乡难民”的城市人才会那么渴望和现实的关联。所谓活着的现实感,其实掰开了揉碎了,就是能够意识到自己还活着的那种感觉。城市人自己主动远离了生命的家乡,当然就会丧失活着的现实感。

所谓生命的家乡,其实就是自然。自然是生生不息的,我们通过将自然融入自己的身体来延续生命,死后又让身体回归自然。

自然是没有意识的,所以动物、昆虫和植物都没有意识。人类在还没有掌握语言的远古时代,大多数时候也是无意识的。但是当语言出现,意识马上占了上风,意识开始占据整个世界。但即便这样,在一直以自然为伴的农渔民的世界,还保留着无意识,他们拥有着最鲜活的现实感却不自知。

高桥博之和他的朋友们

还有,今天都市社会人际关系的淡薄也跟我们远离生命的家乡有很大关系。

以前的人们完全生活在大自然中,需要随时抵御自然灾害和各种野兽的侵袭。那样的环境下一个人注定难以生存,所以大家抱团取暖开始群居生活,通过借助彼此的力量维系生命,形成了互相扶持、互相依存的关系。

但是当人们为了远离自然的威胁,躲进一个叫城市的城堡后,这种相互扶持的关系开始瓦解。在货币经济的体系下,人们解决问题不再依靠相互扶持,而是通过金钱购买服务。

“食”是我们与大自然的唯一连接点

对于那些与自然相依而生的人来说,“自己”是不存在的。因为“自然即自己,自己就是自然”。

在阿依努人的语言体系里,没有“自然”这个词,如果硬要说的话,他们觉得kamui(神)这个词意思最接近。就像农民的“我就是土地,土地就是我”,渔民的“大海即我,我即大海”的这种感觉。拥有这种感觉的人,根本不会为了找寻自我这种事情烦恼。

“家乡难民”想要找回这种感觉,必须重新审视“食物”以及“进食”这种行为。 因为食物是我们和大自然唯一的连接点,我们通过进食这种行为,将自然融入自己的身体,并成为我们身体的一部分。

就算在现代的流动化社会,消费者和生产者之间的关系也是一种最简单纯粹的互相依存关系。消费者没有食物无法生存,而生产者卖不出去东西也没办法过日子。只有将金钱和食物交换这种可替代的关系,转变成“吃的人”和“生产的人”之间的不可替代的关系,我们才能稳稳地游动在这个流动的社会里,不被淹没,不会沉溺。

一本杂志连接食材和生活

以食物为媒介的通道

为了将生产现场的魅力和生产者们的故事传达给城市的消费者;为了唤起他们的“共感和参与”,在日常生活的场景中将城市和农村融为一体;为了培育出城乡间的连带关系。我和我的小伙伴希望将隐藏在食物背后的,辛勤耕耘的生产者们的故事通过新鲜的牡蛎、金枪鱼和冬季时令蔬菜等新鲜食材送进城市的千家万户。

《东北食通信》和附带的食材

简单点说,比起现在的食物生鲜配送服务,我们的做法可以说是反其道而行之的一种商业模式。

现在的食物生鲜配送,一般都是一大箱食材配上一张简单说明,写有诸如采用哪种农法培育之类的信息。可见,这完全是食物在唱主角。

但是我们却反过来,让生产者们的“故事”唱主角,食物只是锦上添花,创造出了史上首份“附带食材的杂志”。我想这可能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绝无仅有的,可谓开世界之先河。

我们提供的“东北食通信”服务,当你打开从产地直接送达的纸箱,首先呈现的是一本大A3版、全彩页的四开杂志。这本16页的杂志,满满记录了生产者的人品、世界观、哲学,详细描述他们的生产现场,他们的同行、朋友、家人以及所在的整个地域社会的历史。随着杂志一起送达的,还有作为每期杂志主角的生产者的辛勤劳动成果——产地直送的新鲜食材。有时是带壳的牡蛎、有时是高过成人个头的长达2米的海带,有时则是还带着泥土的冬季时令蔬菜。但不管什么食材,都是现采摘现捕捞后裹带着一点点泥土的芬芳或是海风的咸腥直接运往读者家里的。

随《东北食通信》附赠的“小菊南瓜”

这些食材并不是卖给城市居民的“商品”,它们是生产者们与大自然博弈后的成果,是他们值得骄傲的作品,是一个个生命,同时也是遗骸。

我认为,对于“食物”,应该避开它“物”的一面,注重其作为生命的一面和隐藏在其中的故事。如果只是简单地搬运物品,我们肯定比不过流水线量产的工业制品。食物最核心的价值,应该是体现在其是生产者与大自然博弈后的成果。所以,我们执意将食材设计成随杂志附送,并且尽量保持食材原有的状态和风味。

《东北食通信》的食材

居住在城市的很多消费者收到我们的包裹后会很惊讶。我听说,有小孩子看到海带后好奇地问大人:“妈妈,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还有的为了研究如何撬开牡蛎的壳全家总动员……因为他们平时在超市里购买的食材都经过了肢解、分装等各种处理,很多小孩从来没有见过海带本来的样子,也没有自己动手撬开过牡蛎。这个认识食材庐山真面目的“惊讶”,正是迈向产生“共感”的第一步。

一本杂志连接食材和生活

新书推荐

《消失的城乡边界线:日本〈食通信〉的奇迹》

(日)高桥博之 著 肖俏 译

39.00元

内容简介

本书以日本的城市和乡村作对比,记述了作者高桥博之对当今日本农业、渔业、地域经济、消费方式、信息社会中人们种种生活方式的观察和思考,希望给那些想寻找自己、询问如何才能使人生有意义的人提供一份答案。当高桥博之的人生面临挫折与烦恼时,他通过创办《食通信》杂志的实践,帮助自己及更多人寻找到一种活着的现实感以及与他人的关联,从而发展出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不可替代、持续深入的关系。

目录

向上滑动阅览

序言

第一章 食物连结生命

一、 与生产者相遇

二、 农村的光和影

三、 《千与千寻》和《哈利·波特》

四、 当了解不为人知的“食物的另一面”,人生发生了改变

第二章 与其感叹人口减少,不如增加“关联人口”

一、 为什么城市居民要赶往受灾地?

二、 有了可回的家乡真好

第三章 将消费者和生产者也“混为一体”

一、 以AKB48为代表的市场营销3.0时代

二、 《东北食通信》的诞生

三、 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变化

四、 送出毕业生

第四章 我们要成为的不是“消费者”而是“生活者”

一、 消费社会的真实形态

二、 为了每一个已经疲于都市生活的你

三、 全民百姓社会

四、 脚踏实地

后记

附录:全日本《食通信》名录

作者介绍

高桥博之,1974年生,日本岩手县花卷市人。2016年以无党派人士参选,成为岩手县最年轻的县议员。从政数年间及日本“3.11”大地震后,他见到家乡农林渔业的疲敝,高举“治世先治食”大旗,于2013年创办了日本首部附食材杂志《东北食通信》。

这份杂志创刊之后,获得来自日本政府、媒体界、设计界甚至公关界的各种大奖,也激发了日本其他地区青年人的热情,很快在日本的其他地区也成立了相应的杂志社。基于对日本社会、经济、农业生产的独到思考,高桥先生致力于推动将生产者和消费者连结在一起的社会关系。

本期编辑:圆圆

标签列表